新用户申请
请填写您的联系方式,我们会主动与您联系
*号标识为必填信息
当前位置: 乐外卖 > 外卖系统资讯 > 外卖员被困系统,湖北仙桃一外卖员凌晨送餐被打身亡,平台是否也该...

外卖员被困系统,湖北仙桃一外卖员凌晨送餐被打身亡,平台是否也该...

发布:2021-06-26 作者:乐外卖 阅读:46

外卖员被困系统,湖北仙桃一外卖员凌晨送餐被打身亡,平台是否也该...

湖北仙桃一外卖员凌晨送餐被打身亡,平台是否也该为其负责?

要知道现在的外卖平台为了规避平台与外卖员之前的劳动关系,都是采用第三方众包的方式,换句话说平台与外卖员之间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如果外卖员送餐出现了意外,那就要看平台方是否有过错,如果平台方存在过错,那么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但如果平台方没有过错,是否承担责任,这就看平台的意愿了,现在是法治社会,可不是谁是弱者谁就有理。

这是发生在湖北仙桃市,当时这位外卖员在凌晨2点的时候接到一笔订单,需要送到某小区,估计该小区是封闭式管理,他进小区肯定要惊动小区的保安,而当时保安让他从另外一个口进去,但外卖员赶时间就“硬闯”了进去,然后在出来的时候俩人发生了抠脚,然后保安直接用警棍敲在了外卖员的头上,后来送到医院抢救,最后抢救无效死亡了。

如果从事件的发生过程来看,外卖员本身就有不对的地方,毕竟保安的作用就是保护小区的安全,而且还是在凌晨2点那么晚的情况下进入小区,保安放行是情谊,不放行是本分,并且当时建议他走另外的门,但外卖员却没有听从保安的建议,然后还硬闯。往好了说这是俩人起了争执之后,外卖员的不理智行为;往大了说,就因为外卖员的这种行为,保安完全可以不让他进,甚至是控制住外卖员,然后报警处理。而保安的最大过错就是动手打人,据说当时把外卖员的头盔都打碎了,现在把人打死了,他必然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如果从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来看,外卖平台只是给这位外卖员派了单子,一没有让他硬闯小区,二没有让他与保安发生争执,三没有怂恿保安打外卖员,不知道平台的责任在哪里。所以,现在想要定外卖平台的责任,那就必须拿出相应的证据才可以,比如当初签订的劳动或劳务合同,证明外卖员与平台的关系,如果定性为劳动关系,那么在工作期间出现意外,平台是需要给予一定补偿的,这是不可推卸的。

但问题的根本是,如果外卖员与平台之间没有协议或合同存在,恐怕外卖员这次的遭遇只能是自吞苦果,平台按照相关的规定给予一定的补偿是肯定的,但给多少,怎么给这是无法确定的。只要平台依据相关的法律、法规给予补偿,那么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指责外卖平台,如果平台出于人道主义,给予外卖骑手一定的补偿,这也是人家平台的事。还是开头那句话,给补偿是情谊,不给也是本分,这主要看如何定义骑手与平台之间的关系。

外卖员送餐50分钟违规6次一事说明了什么问题?

如今外卖业非常的发达,但是却发现外卖员在送餐的途中不到一小时竟然违规了6次。这件事情也充分反映了外卖行业的一些弊端而造成这个事情的原因,也是因为外卖的新鲜和口感,还有就是外卖配送所收获的利益少,以及外卖平台没有给足够的合理待遇,再者就是平台的纵容。

一、外卖业繁荣的背后也是不断的违规

如今人们都在享受所谓足不出户的生活,或许是因为工作过于繁忙,根本就没有时间下去吃东西,而外卖显然就成为了便利人们生活的一个工具。外卖的发展也是顺应时代发展的速度的,而外卖配送服务显然就是外卖行业中最主要的一个环节。但如今外卖配送并没有找到最安全的解决方法,这种高速的配送同样也代表着外卖小哥不断在交通法律的边缘试探。

二、外卖行业的乱象

因为外卖小哥每送一个单,所赚取的收益是非常少的。而且消费者集中购买外卖的时间段也特别的统一,这就注定了外卖小哥在那个时间段中是非常的繁忙的。为了能够保证自己的收益,那么自然也就会选择大量的订单,而想要及时送达,并且遵守法规固然是很难的。所以很多的外卖小哥就选择了去闯红灯,甚至还有逆行在和时间赛跑。并且外卖的食物也是非常讲究新鲜度的,如果配送时间过久,那么自然也就会影响口味。

三、平台的纵容

正是因为消费者也不会支付过多的配送费,那么自然的外卖小哥也就只能选择多些订单来提高自己的收益。而且外卖平台也没有完善足够的福利制度,而外卖小哥也没有办法,只能选择用生命安全去违规。还有就是平台的纵容也让外卖小哥觉得这个违规成本很低,所以也就频繁在交通边缘试探。

356名外卖员因交通违法被停工交警怎么回应?

深圳交警局建立配送人员“六统一”、“六不准”新标准,并建立骑车人违法三级处罚机制,今年3月在全外卖配送行业实施,多次交通违法的配送员或将导致所在网点停工,并进入从业“黑名单”。近日,深圳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向交警部门提出了对三级处罚机制合法性的质疑,并建议深圳交警进一步公开相关规范性文件。

大件事2017年8月22日报道:外卖小哥注意了!被深圳交警处罚三次,一年内将不得骑行送餐

配送员三次交通违法予以辞退

今年3月7日,深圳市交警局对外宣布,将对外卖快递企业电动自行车实施全平台监管、违法停驶等措施。市交警局介绍,自深圳市交警局去年10月成立“共享交通联合指挥调度中心”以来,共推送外卖行业各类交通违法行为18360宗,其中各网络外卖配送企业共356名外卖员工存在三次以上交通违法行为。深圳交警已将这356名三次以上违法配送员纳入黑名单实施监管,全市各外卖配送企业一年内均不得录用,各企业也对上述员工作出辞退处理。

同时,深圳交警还提出落实去年8月22日起实施的“配送员工交通违法三级处罚机制:一年内,对配送员工因违法被交警查处的,第一次被交警处罚的,停止该工作人员骑行外卖送餐车一周;第二次被交警处罚的,停止该工作人员骑行外卖送餐车一个月;第三次被交警处罚的,予以辞退。上述停工一周、一月、辞退是指在深圳各大外卖配送平台实施停业整顿,各企业不得录入停业整顿及辞退人员。如发现企业违规录用这些停业整顿人员,辖区交警大队将追究相关企业的主体责任,被辞退员工也在1年内不得在各平台内的各送餐企业再次聘用。

此外,深圳交警也要求,各辖区交警大队将对外卖送餐车发生一般以上伤亡交通事故负次要责任的,督促当地网点所有配送员工停工一天;负同等责任的,督促当地网点所有配送员工停工三天;负主要责任的,督促当地网点所有配送员工停工五天。事故停工期间,上述停工整顿网点所有配送员工,必须按规定到辖区交警大队实施交通安全教育培训后方可继续开展配送工作。

学生质疑

一人违法不应“连坐”整个网点

此次深圳交警整顿外卖配送行业的“三级处罚机制”所受到的质疑,并非来自外卖配送企业本身,而是来自大学校园之中。

深圳大学法学院行政法学与行政诉讼法2班学生亓梓儒对记者表示,班上老师和同学关注到这件事之后,经过讨论研究,认为以“三级处罚机制”为代表的相关规定存在不合理之处。对于上文规定中“一人出事、网点停工”的机制,亓梓儒说:“这像是古代的‘连坐’一样了,让没有犯错误的人承担犯错的人的责任,这明显是有违法治精神的。”

同班学生林雅婷也表示,交警提出的“整顿”措施过于严厉,最严重可致使企业停产停业,其效果相当于短期内吊销执照、剥夺营业资格。“但是作出这些处罚是必须得到《行政处罚法》授权的,不应该由交警在没有得到授权的前提下实施。”

亓梓儒介绍,他整理过同学讨论得出的意见后,就向深圳交警提交了要求说明相关规定合法性的函件。他表示,最初是班级导师关注到这一规定,认为可以作为大家的法学研究课题,事实上同学们和外卖配送行业并没有利益相关,只是作为法学院的学生,希望通过自身的行动,引起社会对弱势群体和公共利益的关注。

三级处罚机制实在缺乏法律依据

4月13日,市交警局就此问题向深大法学院学生初步回复称,将配送员列入“黑名单”的做法是“深圳市即时配送行业警社企共管联盟工作办公室”的举措之一,而该办公室由市交警局和深圳市食品、电动自行车行业协会及各外卖企业建立的警企联盟成立,联盟及办公室的成立则是根据“公安部交管局第三期城市交通管理专家讲座”暨“加强快递外卖行业电动自行车交通管理视频会议”及“公安部交管局联合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共同《关于加强快递、即时配送行业道路交通安全的倡议书》”的要求。

对此,亓梓儒等同学表示,这并未确认三级处罚机制等规定的合法依据。亓梓儒、林雅婷等4名同学针对交警回复撰写的小组分析报告认为,专家会议的会议结果和倡议书都不是法律法规,而是指导性文件,指导性文件并不能对公民产生法律后果。“但实际上,三级处罚机制毋庸置疑会减损外卖员的财产权和劳动权,因此这一处罚机制实在缺乏法律依据。”

另外,小组报告也分析认为,在三级处罚机制系列规定的出台过程中,交警参与程度高,不排除会达到主导程度的可能,因此不能看作简单的企业自身行为,公众甚至不知道企业是否是自愿参加该警企联盟。

法学院学生对市交警局的质疑是以申请信息公开的名义进行的,而亓梓儒告诉记者,这一过程中也暴露出深圳交警信息公开工作不完善的问题。他介绍,2班同学向市交警局信息公开工作办公室发送了5份申请表,其中2份被拒收,3份被签收并于3月21日确认送达;然而,交警作出回复的日期是4月13日。

亓梓儒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市交警局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但自3月21日至4月13日已经过了17个工作日,且市交警局也未就延长答复期限提前告知申请人,这有损于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也有懒政、怠政之嫌。

交警回应

为何出台规定:配送员安全意识淡薄

就市交警局初步回复,亓梓儒等同学对其提出了进一步追问,并建议主动撤销、废止“三级处罚机制”系列规定。

5月24日,市交警局对三级处罚机制相关问题进行了详细答复。市交警局首先表示,出台三级处罚机制的背景是我市外卖配送行业的现状:我市规模较大的外卖配送企业共有七家,约有专属、加盟配送员工2万多人,众包临时配送员工3万多人。其中,专属、加盟骑手大多穿着工衣、戴头盔,基本能够遵守交通法规;而众包经营的骑手大多管理不善,没有配发统一的工作服,存在一定的交通安全隐患。

这一交通安全隐患也已造成过实际危害。市交警局介绍,据今年以来统计数据,深圳交警查处涉及外卖配送的电动自行车交通违法就有近3.5万宗,占了全市电动自行车违法总数的9.8%,除了扰乱城市道路交通秩序、损害企业形象之外,更重要的是侵害了市民群众和送餐小哥的根本利益。

市交警局还披露了一宗典型事故案例:3月22日22时许,一出租车在文锦南路往北行驶至春风路路口时,与自西向东方向一名美团配送员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而出租车在避让中冲向了人行安全岛,撞倒安全岛上3名行人,最终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受伤。事故调查结果显示,是配送员过路口时冲红灯,导致出租车驾驶员路口遇险、操作不当引发事故。

市交警局对该案详细调查得知,配送员所在平台规定了系统送餐时间,10分钟内配送员就要从饭店取到餐。如果饭店出餐慢,配送员就必须抓紧时间运送,否则超时一宗要扣2元,而配送员一般每单可赚6元。换言之,迟到的损失占了配送员收入的三分之一,配送员难免铤而走险。交警调查了配送员近半年的交通违法记录,发现其已有5次走机动车道和2次冲红灯,最近一次发生在事故一周前。市交警局表示,很多配送员交通安全意识淡薄,养成了“多拉快跑”的陋习,对这种乱象如不加强管理,势必引发更多的道路交通安全事故。

该机制的性质:企业自身加强交通管理、自主约定的一种手段

外卖骑手与交通安全的矛盾,并非局限于深圳一地。今年4月,公安部交通管理局下发《关于警企共治创新外卖行业电动自行车交通违法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交警主动与当地外卖企业联系,建立警企协作机制,加强交通安全管理。《通知》也要求,“对多次发生严重交通违法、负有交通事故责任的配送员,由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通报全行业清退和禁入”,且对多次发生交通违法、交通事故的配送员,要会同企业通过组织交通安全法规学习、观看违法事故视频、参加志愿劝导体验活动等方式,不断提升其交通安全意识,但并未提及须采取配送网点全体停产停业的措施。

深圳市交警局表示,深圳结合《通知》要求和深圳交警管理现状,通过指导深圳市食品行业协会、电动自行车行业协会及全市外卖配送企业,成立了“深圳市即时配送行业交通安全联盟”(简称“即安联”),制定了行业准入配时、车辆备案标准,和外卖配送员工入职交通安全教育培训机制,签订交通安全公约,要求企业履行主体责任。

在对深大法学院学生的回复函中,市交警局将“三级处罚机制”的表述修改为了“三级管理机制”。市交警局表示,三级管理机制是由协会牵头,外卖企业共同参与制定,深圳交警指导完善后出台的,它是外卖企业自身加强交通管理、自主约定的一种手段。对外卖员工停工停产不是目的,加强交通参与者的安全教育培训、增强交通参与者的交通安全意识、有效预防道路交通安全事故的发生才是根本。在这一过程中,交警也有责任和义务引导全社会、全行业、全体交通参与者共同打造安全的道路交通环境,而外卖企业在合法经营的同时,也应承担社会责任、协助政府共同做好交通安全管理工作。

学生提案

配送员学习交规时间不超过每日3小时

回复函中,市交警局未表态将对三级管理机制的内容进行废止,或作出大幅调整,但称今后各企业还将根据管理效果,调整、研究、出台更好的管理措施。亓梓儒告诉记者,事实上4月28日交警部门在座谈会中曾明确表示,“即安联”将在内部对三级处罚机制进行修改,以新的三级管理机制替代。对此,法学院行政法班学生与交警部门已经达成一致的调整意见,目前仅建议交警部门公开三级管理机制的相关规范性文件,例如在交警网站公示,或以“即安联”名义召开新闻发布会,落实信息公开工作。

另外法学院行政法班学生也提出,建议要求违规外卖配送员学习安全知识的时长不超过3小时。这一建议的理由是,希望在对外卖从业人员的教育中保障其生存权,学习时长不至于影响其维持基本生活的工作时间。“依据深圳市最低工资标准2420元、一个员工一个月工作21天或22天的标准,每天应保证8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即要求外卖员每天学习时长不得超过3小时,以保障其每天至少有5小时的工作时间。”

什么时候轮到学生去管了?

消息来自网易新闻。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 更多信息之 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及时联系本站,我们 会尽快处理。官方所有内容、图片如未经过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采集、镜像,否则后果自负!

标题:外卖员被困系统,湖北仙桃一外卖员凌晨送餐被打身亡,平台是否也该...

地址:https://www.lewaimai.com/article/18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