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申请
请填写您的联系方式,我们会主动与您联系
*号标识为必填信息
当前位置: 乐外卖 > 外卖系统资讯 > 关注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外卖骑手发告白信回应大众关注,信中哪些信息值得...

关注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外卖骑手发告白信回应大众关注,信中哪些信息值得...

发布:2021-06-26 作者:乐外卖 阅读:35

关注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外卖骑手发告白信回应大众关注,信中哪些信息值得...

外卖骑手发告白信回应大众关注,信中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对于大众对于骑手的关心,外卖骑手老计发表了一封告白信来回应大家对骑手工作的疑问。信中涉及了不少关于骑手日常工作中的重要信息。

一、做骑手虽然辛苦,但并不惨

有人说有一个副处长做了一天骑手,只挣了41块钱。因此,判定骑手工作不仅辛苦,而且收入还很低。但其实,做骑手也有一个适应和逐渐累积经验和技巧的过程。老计开始做骑手时,也没赚到多少。但他通过学习和总结,如今的收入够他们一家生活了。

二、做骑手是有专业度和门槛的

骑手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是随便谁都可以胜任的工作。因为做骑手最开始要学会记路线,后来要慢慢学会搞清楚哪些地方可以多接单,还有到哪儿可以抄哪里的近路走等等。骑手在一开始加入骑手这个团队时,也是要经过一番培训的。如果不能按时送餐,不仅会被扣钱,次数多了,可能还有被开除的风险。

三、骑手其实和大家一样,也是个普通的打工人

很多人都以为骑手被困在系统里。但其实和普通的打工人一样,老板突然半夜给你一个任务,你即使再不情愿,也得去完成。应该说,骑手和普通的打工人一样,都被困在生活里。

四、骑手对于上社保并不都很热衷

老计认为,给骑手上社保总的来说,是件好事。这给了每天风里去,雨里来的骑手了一些长期的保障。但老计身边的骑手却并不都想上社保。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城市只是作为一个短暂挣钱的地方。如果在城市里上了社保,之后,又回到农村,就无法享受社保的好处。而且,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农村是有办新农保和新农合的。因此,他们更在乎的是手上多拿一些钱,生活也能过得稍好一些。

五、做骑手也有乐趣和自由

老计认为,做骑手其实也是有一些乐趣的。他认为最大的乐趣来自于工作的自由。他可以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和生活安排,自如地选择接单或不接单。这样的工作少有,因而,老计也是乐在其中。

外卖骑手穿梭在大街小巷,除了工资之外,还能得到什么?


“叮叮叮叮……”从打开“闪送员APP”开始,冯禧航的手机就没有停止振动。


订单信息一条接一条的从手机上弹出,刚刚结束采访的冯禧航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盯着手机频幕,为了抢到一个心仪的订单,他眼睛盯着信息一条一条的过去,然后手快速滑动着手机,突然之间,手机停止震动,“叮叮”声消失,冯禧航抢到了一单。


几乎是没有什么犹豫,冯禧航立刻打了电话,告知客户自己将在10分钟内到达指定取货地点。取货地离冯禧航所在地并不远,不到两公里的地方,闪送平台给了近半小时的取货时间,冯禧航一般告诉客户会在10分钟左右到达,但实际上,冯禧航从打完电话过去取货,不到十分钟,时间绰绰有余。


这是冯禧航十分喜欢闪送平台的一点,也是坚持跑闪送两三年风雨无阻的一点,和外卖平台不一样的是,闪送给闪送员的取货、送货的时间非常充足,甚至有少部分闪送员采取地铁、骑自行车这样相对电瓶车、摩托车速度更低的交通工具配送,也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配送。


冯禧航这一次订单是在一个电子城,取到货的时候,冯禧航才知道是这次配送的物品是手机。拿到货的第一个动作,冯禧航拿出了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上传在闪送员APP上。“这样即能让我们检查一下物品是否属于违禁品,也可以用做留存货品证据。”


这一单需要从北京木樨园送到欢乐谷附近,全程13公里左右,闪送给到的配送时间将近一个小时。拿到货品后的冯禧航,大步走到自己的摩托车旁边,将货品放到后面蓝色的配送箱里锁上,然后戴上头盔,油门一拧,冯禧航的背影消失在马路尽头。


这样的流程,每天都在冯禧航身上上演。从早上7点钟出门,到晚上9、10点钟回家,冯禧航基本每天可以接10单左右。但相对而言,冯禧航更愿意接远距离的配送单子,从北京大兴区到通州区这种跨区的单子,尽管花费的时间更长,但是一单跑下来的收入也十分可观。


像冯禧航这样的闪送员,已经有100万多人,一部分是下班后去跑闪送补贴家用;一部分是全天接单的闪送员,以闪送为生,一个月跑闪送下来可以拿到8000-20000元,甚至更多。这群蓝色的闪送员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既是工作,也是旅行,没有被困在系统里面的他们,还可以在配送途中遇到不同的人,看不一样的风景。



做闪送后有了高收入,也改变了生活环境


谈及为什么会选择做闪送员,回答最多的两个词便是“高收入”、“自由”,这两个词中间是并列相连的关系,并不冲突。做闪送员,有着最大限度的自由,可以灵活的安排工作时间。自由的背后,还有着相对高的收入。


在做闪送之前,冯禧航是在朋友的蛋糕店上班,一个月拿着6000块钱的固定工资,也没有节假日。偶然的机会,了解到闪送这个平台,冯禧航抱着试试的心态下载了闪送,没想到这一下,做闪送员,就成了他“全职“的工作。


闪送员一单的配送费是用户下单时配送费的80%,换句话说,如果这一单用户下单界面是100元,闪送员则可以拿到80元的收入。此外,在节假日闪送平台还会推出一些活动,配送员可以拿到更多奖励金。


在北京已经跑了两年多闪送的冯禧航,一天平均收入300-400元左右,最高甚至可以拿到700元。当然,高收入的背后,必然离不开冯禧航个人的努力。冯禧航坦言,最开始的时候,很多地方不熟悉,每天接单量比较少,但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冯禧航逐渐熟悉了闪送的配送流程以及大部分道路时,“收入看着看着涨起来。”


如今,冯禧航一家四口都在北京生活,但相比于之前在蛋糕店的工作而言,冯禧航表示,“以前的收入刚刚够维持生活,但是现在的收入可以让我在维持生活之余带着老婆孩子出去转转,玩玩,带着女儿看看不同的风景,生活水平好了很多。”


和冯禧航一样被闪送平台的高收入自由吸引过来的是,上海的配送员钟鹏,钟鹏比冯禧航入行更早,2015年年中,钟鹏就了解到了闪送这个平台。当时的钟鹏还做着小生意,空闲时间都用来和朋友喝酒打牌。


生活的压力接踵而至,而生意收入却并不稳定,钟鹏在2015年年底彻底停掉生意,跑起了闪送。“其实最开始还有些抹不开面子,毕竟自己之前还是个小老板,但是真正接触做起来之后会很快乐,也很充实,最主要的是收入跟自己的努力程度挂钩,相对来说稳定很多。“


在上海工作多年的钟鹏,在没有跑闪送之前也没有走遍整个上海,反倒是在做了闪送员之后,现在的钟鹏,可以骄傲的对身边人说起,上海的每个角落我都十分熟悉,甚至于会鼓励身边的朋友也加入闪送员的队伍,“收入真的可观,甚至于高过身边在工厂上班的朋友,加上时间很灵活,朋友们都很心动,现在也有好几个朋友都在跑闪送,我们没事的时候不再是打牌喝酒,更多的时候会聚在一起讨论一下跑闪送的心得。”


现在的钟鹏,早上7点多送完孩子上学后,钟鹏便开始接单,到晚上十点收工回家,平均一天收入可达500-600元。和冯禧航不同的是,钟鹏更愿意接路程相对短一点,在上海中心地段的订单,“我可以骑着车穿梭在陆家嘴的街道上,然后在外滩停下来看看风景,这种工作自由度特别符合自己不喜欢被束缚的性格。”



用户的真诚感谢让闪送员获得尊重,幸福感爆棚


“您会用哪些词来形容闪送这份工作?”“开心、幸福”


几乎大部分的闪送员都会用这两个词来形容这份工作。高收入且自由是他们选择做闪送员的理由,但真正能留住闪送员的,还是工作的幸福感。


在采访中,上海的配送员朱俊就一直强调了“成感和幸福”,成就带来的幸福感。相比于外卖小哥一单多送而言,闪送专注于一对一配送,一次只送一单,完成这一单需要和两个不同的人打交道,而将货品完成的送到收件人手中,听到收件人的一声谢谢,是朱俊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用闪送很多都是白领,需要配送一些文件之类的东西,他们素质都很高,无论是取件的时候,还是收件的时候,都会说一声谢谢。之前的工作也会收到客户说谢谢,但那大多数都是礼貌性的,而闪送的客户都是发自内心的,闪送真的可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朱俊特别高兴的对记者说道,而这声谢谢承载的更多的是人们对配送员群体的尊重,不分职业贵贱高低的平等意识,这也是让朱俊一直坚持做闪送员最终要的原因。


这两块巧克力一直甜到了朱俊心里,“其实这样的客户有很多,他们会十分尊重我们,并且会真心感谢我们的服务。”留住朱俊的,不止闪送的平台的高收入,更多的还是用闪送的人。


钟鹏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当时他接了一个配送盆栽的订单,盆栽很大也很重,在接单之前,钟鹏也没有想到收货地址竟然是没有电梯的老楼房。整整五楼,在夏天被燥热空气环绕的时候,钟鹏抱着盆栽爬上了五楼送到了一位年迈老人的手中。


老奶奶看到汗流浃背的钟鹏后,转身拿了一瓶冰水和50块钱塞给了钟鹏,因为年迈无法做饭感谢钟鹏的她叮嘱了好几次钟鹏,要他拿着钱去吃点好的。


尽管钟鹏一再推脱不要这50块钱,但老人还是坚持塞给了钟鹏。钟鹏最终没有收下老人的钱,但他感觉到老人这份心意比转多少钱都开心。


像这样的客户有太多太多,冯禧航、钟鹏、朱俊等闪送员们每天都会遇到,一天的疲惫感会在这一句感谢,一块巧克力,一瓶冰水中消失不见。但记者问到这几位闪送员是否一直会坚持做这份工作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们都回答道“只要还有闪送这个平台,我就一定会坚持做闪送员。”


在采访结束后,冯禧航又换上了蓝色的带有闪送logo的棉服后,和记者说再见后转身,手机又开始“叮叮叮叮……”,一转身,冯禧航的背影越来越小,而路边一辆又一辆带着闪送配送箱的电动车,呼啸而过。

美团千万骑手均属外包,但这能成为“压榨”外卖小哥的借口吗?

我觉得这不能成为压榨外卖小哥的借口。我看美团就是想撇清责任,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所以就甩锅,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安徽一女子KTV内被打身亡,5嫌疑人为外卖骑手!结果怎样了?

安徽合肥一家KTV发生了一起悲剧。5名男子酒后前往ktv唱歌,见到其他女性顾客长得好看,借着酒意上前搭讪,随即与其发生冲突,导致一女子身亡。


8月7日下午,近50名民警荷枪实弹,押解涉案的5名嫌疑人到案发现场进行指认,同时警方也发布了案件的详细侦办情况。



7月28日晚,徐先生和其家人去铜陵路与滨河路交口一ktv唱歌,却被陌生人莫名殴打,其妻子朱某某在打斗中不幸身亡。据了解,徐先生的妻子34岁,平时在上海工作,两人育有一儿一女。


据悉,28日23时08分,合肥城东派出所接到110处警指令:铜陵路与滨河路交口台北原唱KTV内十几个人在打架。当日23时13分,民警出警到达现场,在现场控制3名涉案人员并带回调查,同时配合120急救人员将现场一名受伤女性(当时处于休克状态)送往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救治。



随后警方第一时间对从现场带回的3名涉案人员(岳某、仇某、黄某涛)进行讯问,7月29日,又将另外两名涉案人员王某、王某祥抓获,同日另一名涉案人员毕某龙迫于压力投案自首。



经调取案发现场录像、询问证人、审问涉案人员证实:


7月28日晚22时许,受害人朱某某与丈夫徐某某、弟弟及弟媳张某某等人来到KTV唱歌,涉案人员王某(男,32岁,寿县人)、毕某龙(男,34岁,寿县人)、王某祥(男,29岁,萧县人)、岳某(男,34岁,寿县人)、仇某(男,26岁,泗县人)等人也在KTV内。


双方在KTV吧台订包厢时,毕某龙向张某某搭讪,因双方原本不认识,朱某某、张某某二人订好818包厢后离开吧台,毕某龙知悉后独自前往818包厢,在包厢内滞留2分钟后离开,双方未发生冲突。


当晚23时许,王某、毕某龙、王某祥再次前往818包厢找张某某搭讪时,在818包厢门口与外出上洗手间返回的张某某、朱某某相遇,受害人朱某某将张某某拉回818包厢。随后王某进入818包厢,与受害人朱某某丈夫徐某某发生争执。毕某龙随后叫来涉案人员岳某、仇某等人对徐某刚等人进行殴打。期间,王某多次殴打受害人朱某某头部,致朱某某当场休克。


7月30日凌晨,受伤女子朱某某(34岁,霍邱县人,在上海工作)在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诊断死因系蛛网膜下出血导致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



据警方调查,王某、毕某龙、王某祥、岳某、仇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系外卖送餐骑手,案发当晚相约聚餐,酒后前往涉案KTV唱歌。


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瑶海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针对社会关注的问题,警方也一一进行了回应:


1、涉案是否涉及黑恶犯罪?


答:据警方调查,该案5名犯罪嫌疑人均系外卖送餐同事。经核查,除王某2008年因盗窃被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行政拘留15日,2010年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外,其余人员无犯罪前科,均无涉黑恶背景。


2、双方冲突原因?


答:酒后寻衅滋事。


3、该案涉嫌罪名?


答:案发后,专案组民警第一时间到医院询问受害人,因当时受害人朱某某正在抢救,伤情不明,警方以寻衅滋事案立案侦查。随着尸检结论和侦查工作进展,警方会依法认定相关罪名。


4、公安机关对事发KTV有无处理措施?


答:因涉案KTV保安配备不合格,瑶海分局治安大队对该场所依法处以停业整顿3个月行政处罚。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 更多信息之 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及时联系本站,我们 会尽快处理。官方所有内容、图片如未经过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采集、镜像,否则后果自负!

标题:关注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外卖骑手发告白信回应大众关注,信中哪些信息值得...

地址:http://www.lewaimai.com/article/18105.html